福建时时彩诀窍微信群 福建时时彩诈骗团伙立规定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助手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建时时彩赌博 福建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官方网 福建时时彩平台 福建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户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福建时时彩诀窍公式 福建时时彩现场直播
當前位置:首頁 > 神話故事 >  > 中國神話

女魃碑

來源:童話網時間:2014-04-28作者:五月舊館

    在冀州某個地方,有個鴻溝,深不知幾許。溝上有座橋,傳說西周康王東游到此,于是就叫康王橋。很老的一座橋了!橋東邊有塊石碑,石碑正面刻著一幅圖。一女人著青衣坐在高山之上,用右手遮住面部,頭上十日當空,山下黎民枯死;旁邊金文刻著“女魃圖”三字。
    當年蚩尤興兵討伐黃帝,在冀州鏖戰。難分難解時,蚩尤請來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損失慘重。黃帝就從天上請來天女女魃。女魃一到,風雨就止住了,黃帝趁勢擒殺了蚩尤。可是女魃再也上不了天,她在哪里哪里就有旱災。一個名叫叔均的人,把情況告訴天帝俊,天帝把女魃安置在赤水之北。然而女魃還是時不時逃出來。她逃到哪里,那里的人們為了驅逐她,就先疏通溝渠,然后向天禱告:“神北行!”禱告后,女魃才走,這個地方也才沒有旱災。可是女魃最后逃在了這個叫康王橋的地方,再也不走了。他們就在橋東邊立了塊石碑,是為女魃碑;年年祭祀禱告女魃離開,以期得到雨水滋潤。只是一點用也沒有,旱情依舊,年年無雨。
    女魃什么時候才走?沒有人知道。
    女魃不走,旱災不已。最后,康王橋所有人都走光了,或者說都死光了。對康王橋來說,死和離開,又有什么區別?沒有區別。
    祭祀祈禱的香火沒有了,石碑上藤蔓纏繞,石碑下鼠兔出沒。曾幾何時,在康王橋長出了一棵紅楓樹,不管春夏秋冬,楓葉永遠是紅的;紅紅的,紅通通的,好像女人醉后的那張臉。
    那一年秋天,一對男女攜手慌慌張張來到這里。男的又矬又丑,可是面目和善,女的高挑美好,眉眼溫柔。男的看見女魃神碑,就眼神絕望說:
    “我們已經無路可逃了!是我害了你。女魃永遠上不了天,我是個又矬又丑的男人,你父親母親永遠不會改變對我的偏見。”
    女人含情脈脈看著男人:“不論有沒有路,我都永遠跟著你!”
    男人自暴自棄說:“我是個又矬又丑的男人,世上好男人多的是。”
    女人傷心說:“在我眼里,沒有哪個男人比你更好!”她看神碑上的圖畫,絕望說,“我父親不想我和你在一起,帶人在后面緊追不舍,既然已經無路可走,既然我們生不能在一起,那就死后再做一對鬼夫妻!”
    說罷,女人撞碑而死。男人嚎啕大哭,隨后也撞碑而死,石碑盡染紅色。
    又一年秋天,又來了兩個男女,彼此對對方都又愛又恨;他們在女魃碑后刻文,其文最后云:
    “……河北李氏,劍南孫氏,世為仇家。不孝子孫政遺,不孝女李蓮,轉相愛慕,卻又相拆相斗,一十五載,無有了局。其愛也深,其痛亦深。今二人于女魃神碑前發誓,若有來世來來世,不再相見相愛,見則女長男十五歲,男小女十五歲;愛則受萬人唾罵,孤獨痛苦至死。女魃無上天之日,此咒怨永無禳解之時。”
    信誓旦旦,比得過那年的王菩薩。刻罷,他們就在神碑前雙雙自盡。
    他們是流著淚刻完這一段碑文的,滴滴見血,紅如楓葉。
    誰知道李家和孫家是怎么結仇的?就好像上古時候一個以虎為圖騰,一個以豹為圖騰的族群,不見則已,見則劍拔弩張,血流漂杵。李家和孫家就這樣有我沒你,有你沒我地斗了好幾世。
    誰又知道這兩個男女是怎么認識怎么相愛的?一個在劍南,一個在河北。各自都是清高自詡,目中無人,蠻橫霸道。俗了說,就是拿鼻孔看人,犯了錯兒又死要面子不肯承認錯兒的人。好像兩塊磁石,好像刀與劍。事實上,他們一個用刀,一人用劍,互相爭斗互相傷害了十五年。
    唉,這就是天意!針尖愛上麥芒。
    明明是互相喜歡對方,可卻互相傷害。你說我家不好,我說你家不好,鬧得不可開交,就兵戎相見。一刀一劍難分輸贏,女人就用結婚來報復男人;男人也用結婚來回擊女人。女人氣不過,在男人新婚夜,潛入婚房,吹迷藥,把新郎和新娘迷暈了,用刀割爛新娘的臉,接著砍死。男人醒來后,沒有悲傷,只有羞憤。等到女人兒子三歲那年乞巧節,男人用弓箭將女人的兒子、丈夫射死在乞巧樓上。女人也同樣沒有悲傷,只有羞憤。覷了個機會,在孫家的幾口井里都下了毒,除了男人,孫家所有人都死了,真正是雞犬不留。之后,男人也在一個深夜里,等李家人都睡過去后,放火燒了李家的宅院,除了女人,李家所有人都葬身火海……

    他們看到愛人受到傷害,既體會著苦澀的喜悅,也體會著刺心的痛苦。
    他們就這樣你來我往爭斗了十五年,一直鬧哄哄打到女魃神碑前。看著被血染紅的女魃圖,看著石碑前的白骨,這一刻,他們感到累了;也只是累而已,并沒有醒悟,悔恨。
    女人雙眼疲憊,手中的刀搖搖欲墜:“斗了這么多年,你就不能讓我一回嗎?”
    男人仍然面含恨意說:“你也不是沒讓過我嗎?”故事大全:www.mhklc.live
    女人笑了,淚如雨下:“那好吧!今生我累了,咱們來生再斗吧!”
    “來生?”男人琢磨了一下,突然感到一陣害怕,搖頭說,“不了,我不要來生再這樣了。來生我不想再遇到你了……”
    “……好吧!”女人冷眼看著男人,帶著哭腔說,“咱們就在女魃神碑前立誓,生生世世不再相見相愛。假如相見,女大男十五歲,男大女十五歲;倘若相愛,受萬人唾罵,孤獨至死!”
    于是女人流淚在旁邊念,男人含淚在神碑背后以劍刻下碑文。斜陽紅樹,淚葉交飛;一刻百年,咒怨未解。
    當后來某個秋天,一個男人只手抱著一具女尸走過康王橋,踏過滿地紅葉來到女魃神碑前時,已不知過了多少年。碑上文字已被風化,漫滅難辨,碑前之人已為白骨微塵。
    “若有來世來來世,不再相見不再相愛。見則女長男十五歲,男長女十五歲;愛則受萬人唾罵,孤獨痛苦至死!”
    秦風在石碑上辨識讀念,苦笑著自言自語,仿佛又是在和那一具冰冷的尸體說:“紅兒,原來你我緣分早已在這塊女魃神碑上注定了!”
    他只手抱著女尸面對石碑,哭了幾天幾夜。哭什么呢?不是哭命運的苦,哭的是被注定的命運。
    他叫秦風,字飄然,汝南人;懷里抱著的是他妻子,——倘若可以這么說的話——劉絲廣,他叫她紅兒。
    怎么不哭這被注定的命運?為什么他要對一個比他大十五歲的女人動情,世上比她年輕的女人那么多,為什么要是這個難以觸碰的女人?就好像飛落康王橋外難以勾取的紅葉。
    “余自幼在韓家,見紅兒香亭觀書,三年又三年,端莊靜好,顧盼生動,盡銘心底。然主奴有別,貧富有差,年歲相距,我縱情深,伊縱有意,奈俗世口舌何?君不聞呼: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余對紅兒之愛,可為俗人言,內心苦楚,難為俗人知。”
    是啊,秦風為什么會喜歡這樣的女人?或許連秦風自己有時也感到不解。開辟鴻蒙,誰為情種?因緣就是這么一件奇怪的事情。有時只是一個眼眸,有時只是一句貼心的話兒,有時只是撐在你頭上的一把雨傘,有時只是姍姍行走時的一個側影,有時只是支肘看書的樣子,你就會一下子出了神,感到“似曾相識燕歸來”。這樣的愛情或許真是天注定,是宿命因緣。秦風和紅兒,大概也這樣吧!
    “秦氏本出兩漢杜陵,漢明帝時,祖秦朗為兩經博士,自后秦氏彬彬然幾代文宗。遭值戰亂,輾轉流徙,定居汝南。高祖母蕭氏,本出江左望族,即《昭明文選》蕭衍之后也。書香幾代,達理知書。退至祖父,五季喪亂,家況日損,終至淪為囚虜。秦風生不知有《詩》、《書》,長不及觀《春秋》、《戰國》,朽木懵懂,半字不識。然而幾世書香熏染,豈能一旦而磨滅殆盡?”

    秦家本是書香門第,雖然秦風由于五代戰亂,淪為囚虜奴仆,可是心底里、骨子里,對《禮》、《樂》、《詩》、《書》,總有一種超乎別人的敏感。也難怪他一看到紅兒在亭子里看書會一見鐘情,哪怕那時候他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她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人。這就是秦風的夙世因緣吧!所以,與其說秦風愛的是現在紅兒的美貌,還不如說是愛上從前的自己。為了女主子紅兒,秦風守護了她二十多年,看著她出嫁,看著她有了孩子,后來又看著她改嫁,看著她為戰死沙場的兒子痛哭流涕。等到紅兒第二任丈夫得病死后,秦風想要給紅兒一個肩膀靠,提出要娶她為妻。紅兒當即扇了他耳光,把他趕出家門。此時秦風才明白,愛上一個人是上輩子的事情,能不能成為夫妻則是這輩子的事情,一個是緣,一個是分。他和紅兒有緣無分。
    這個“分”是什么呢?是你穿著的服色,是你住所的樣式,是你生活在其中呼吸著的空氣,是你走在道路上一雙雙看你的眼睛,蠕動的嘴唇,是一次次政變,是官僚們的尸位素餐以權謀私,是富豪們的炫富洋洋自得,是一種習俗,是所有書籍的總和!可是秦風才不管這些呢!在他心中,沒有對和錯,只有愛或者不愛。他挺直腰板,對那些人的指指戳戳投以冷然一瞥,一直關愛守候著紅兒。人心都是肉長的,紅兒怎能不為所動?這個曾經高傲不可一世的女主人,有一天終于對秦風說:“你要是真愛我,那就為我敲五年的更。五年之后我再考慮是不是要嫁給你。”秦風不管她說的是真是假,——在他心里,紅兒的每一句話他都當做金科玉律——從此以后就在她巷子敲更,手握木魚,身后背刀;木魚敲更,寶刀護花。不論春夏秋冬,嚴寒酷暑,不論雷電暴雨,冰雹大雪,他總會來到巷子里敲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喚醒紅兒來看早晨第一縷照向大地的陽光,這第一縷陽光是秦風給她的。
    好不容易五年期限到了,此時一個半老徐娘,一個雙鬢斑白。紅兒已經不在意有沒有“分”的問題了,而是年紀。是啊,在時間面前,一切都顯得那么微不足道。
    “我老了!——”春天里,她對著一樹的桃花長長嘆息說。
    聽了紅兒的話,秦風砍下自己的手臂,忍痛微笑說:“現在好了,我不嫌你老,你也別嫌我殘,咱們是柴不貴米不貴,兩個傻斯正是一對兒!”
    我多想祝福這對“老夫老妻”,能夠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可是我剛才所說那些與“分”有關的東西,還是沒有放過他們。在第二任丈夫死后,紅兒孤苦無依,身無分文,秦風為了幫助她,甘心給趙光義賣命,先是陷害秦王趙廷美,后來又在庶人園,逼死了已經被貶為庶人的趙廷美。趙光義害怕秦風會把這些不光彩的事情公告天下,于是派人追殺秦風夫婦。秦風和紅兒在雪夜里向南逃呀逃,他們想去一個不被“分”束縛的地方,過逍遙快活的日子。可是他們還是被追上了。與其說紅兒最后是死在刀下,毋寧說是死在了“分”下!
    這個緣分的“分”啊,不知害了多少癡情人!
    秦風抱著紅兒的尸首,到處尋找可以起死回生的藥方,無意中來到康王橋邊紅楓樹下女鲅神碑前,讀著孫政遺和李蓮的碑文:“假如相見,女大男十五,男小女十五;假如相愛,則為萬人唾罵,孤獨痛苦至死。”秦風笑一回哭一回,隨后也在神碑上刻上碑文。刻了一段,又想:“李蓮和孫政遺的咒怨,已經使我和紅兒受苦,我豈能又在上面刻咒文,使后世有情人受苦!”于是刮掉孫政遺前文,在自己碑文煞尾處刻上祝愿:
    “……悲莫悲兮生別離!余感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如秦風與紅兒,中道分別,其痛何可言哉!余乃于女鲅神碑刻文,發大誓愿:帝王已死,書籍盡毀,舊教盡除,女魃乃得上天,天下有情人乃得大自在;使死者復其生,離者復其合;誓愿不滿,秦風一日不離無邊地獄!”
    文字一刻,天昏地慘,鬼哭神嚎,石破天驚逗秋雨。
    倏忽又云翳豁開,光芒萬道。秦風又哭又笑說:“好!好!好!這才合我心意!”看看紅兒臉龐,引頸長嘯,揮刀自刎,伏尸而沒。
    后來怎樣?不知道。我想,當文化成為一種傳統,一種風俗,它既可以是一種讓人驕傲自豪的事象,又可以是一種讓人厭惡側目的東西,因為它在兩個相愛的人心里種下了仇恨的種子,設下了難以逾越的禁忌籬笆。
    時間來到了北宋末年。童貫被貶,途徑康王橋,后又被皇帝下旨,追斬在女魃神碑前。靖康二年,宋徽宗被擄往五王城,也途徑女魃神碑。宋徽宗回望東京城,情不自禁失聲痛哭;跟隨宋徽宗北遷的宋朝道德君子、縉紳處士,看到主子痛哭,他們狗子的忠心被喚醒了,就都一個接一個撞碑而死。他們以為后人會把他們當蘇武來看待,可是我要說,他們死得連螻蟻都不如!
    自從這些人撞碑死,宋徽宗被擄到北方后,一天夜里,轟隆隆雷聲滾動,康王橋這個地方居然下起雨來了!如注如潑,四野橫溢;蓬蓬勃勃,禾稼萌發。說也奇怪,女魃神碑上著青衣的女魃不見了,十個太陽只剩下一個!你說奇不奇怪?
    也大概從這個時期起,人們又傳說起秦風。說他又活過來了,他的摯愛紅兒也活過來了,他們在一個沒有主奴分別,沒有貧富之見,沒有年齡相貌歧視的地方,過上了無憂無慮逍遙自在的生活。要是你現在看見紅兒,她一定還如秦風初見時那般年輕貌美。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上一篇:神奇的石老虎

下一篇:伏羲畫卦

標題:女魃碑
地址:http://www.mhklc.live/zhongguoshenhua/27341.html
聲明:女魃碑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福建时时彩讨论群
福建时时彩诀窍微信群 福建时时彩诈骗团伙立规定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助手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建时时彩赌博 福建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官方网 福建时时彩平台 福建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户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福建时时彩诀窍公式 福建时时彩现场直播
MLB加盟 赚钱吗 男生女生谁更好赚钱 以太坊交易技术路线 下载辽宁心悦麻将 什么网站发广告赚钱 中国人越南开什么工厂赚钱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电线杆下赚钱 五子棋的玩法规则 东莞打什么工赚钱 这期福彩开奖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福建11选5遗漏软件 北京pk10一期三码软件 网络平台什么靠谱赚钱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