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江府的劉府臺在三年前上任的時候,便肩負著兩個重任,一個是剿滅水匪仇九,另外一個就是找到被仇九劫去的八萬兩稅銀。去年的時候,劉府臺終于滅掉了仇" />
福建时时彩诀窍微信群 福建时时彩诈骗团伙立规定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助手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建时时彩赌博 福建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官方网 福建时时彩平台 福建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户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福建时时彩诀窍公式 福建时时彩现场直播
當前位置:首頁 > 民間故事 >  > 中國民間故事

神耳聽畫

來源:童話網時間:2014-10-28作者:翡翠

    一、神耳
    閩江府的劉府臺在三年前上任的時候,便肩負著兩個重任,一個是剿滅水匪仇九,另外一個就是找到被仇九劫去的八萬兩稅銀。去年的時候,劉府臺終于滅掉了仇九這個大水盜,可是那筆數目龐大的稅銀卻沒有著落。
    荷香山莊的莊主皇普睿是劉府臺的好朋友,他非常體諒殫精竭慮的劉府臺,便在他生日這天,特意在荷香山莊中擺了十桌酒席,將本地諸多鄉紳名士,全都請了過來。
    皇普睿原本是個寫詩作畫無一不精的名士,可是天意弄人,他在四十歲的時候,患了一場眼病,以至于瞽目失明,但他卻是劉知府的第一智囊,故此在閩江府,沒人敢輕看他一眼。
    正午時分,皇普睿正要宣布壽宴開始,就在這時,門口迎客的仆人高喊道:“高老爺、錢老爺到!”
    高老爺是個米商,錢老爺是個木材商,他們兩個不僅是閩江府的首富,而且都將生意做到了京城。今日劉府臺過生日,他們特意從京城請來了兩個畫師,然后一路急行,趕回了閩江府,到荷香山莊為劉大人祝壽來了。
    高錢二人別看表面上嘻嘻哈哈,可是背地里都恨不得給對方一刀子,兩個人對著劉府臺說了一段祝壽的客套話,便一起閃身,他們身后走出一老一少兩個畫師。
    老者名叫墨玄,年輕人名叫澹臺遠,他們兩個人都是冠絕京城的大畫師。墨玄今日給劉府臺帶來的畫名叫《古月遒松圖》:一輪古月高掛,月下勁松遒勁如龍。這幅畫寓意高妙,祈祝劉府臺身體康健,官運亨通。
    澹臺遠攜來的畫是一幅《昆侖冰江圖》,昆侖巍峨,寒雪封江,畫意翩翩出塵,望之令人心神俱爽。這幅畫是在盛贊劉府臺人格出眾,不染微塵。
    劉府臺看罷了兩幅畫,不由得拊掌喊好,他正待收下這兩份高雅的賀禮,就見高錢二人一起走出來,說道:“劉大人,您給品評一下,這兩幅畫,究竟哪幅畫畫技更高一些?”
    很顯然,高錢二人今天是要斗畫了。
    二、聽畫
    劉府臺仔細觀畫,也是覺得犯難,這兩幅畫畫風各異,難說哪幅畫更好一些。他轉頭對參宴的賓客道:“諸位給看看,究竟哪幅畫更佳一些?”
    這些參加壽宴的賓客,紛紛湊上前去,七嘴八舌地品評一番,可結果卻還是難分高下。
    高錢二人今日都想在劉知府面前壓對方一頭,他們倆自然不肯接受難分伯仲的結局。皇普睿雖然眼睛看不到,可是耳朵卻聽得很清楚,他為了讓壽宴進行下去,便從座位上站起來,說:“評畫優劣的事兒還是讓我來吧!”
    墨玄和澹臺遠看著雙目已盲的皇普睿,他們也是狐疑滿臉,一個盲人又如何鑒畫?
    皇普睿一講鑒畫的方法,在場的人全都愣住了,他竟要用耳朵聽畫。皇普睿當然不是用耳朵聽《古月遒松圖》和《昆侖冰江圖》這兩幅畫,而是讓墨玄和澹臺遠再當場各畫一幅以“雨”為題的新畫,皇普睿聽著墨玄和澹臺遠落墨的聲音,他就能分辨出兩個人做畫技法的高低。
    墨玄和澹臺遠平日里就互相不服氣,他們對視一眼后,分別來到了兩個已經備好畫具的桌子邊。墨玄畫的是一幅《春雨芭蕉圖》,而澹臺遠畫的則是一幅《秋雨長河圖》。
    兩位畫家運筆如飛,墨落淋漓,時間不長,兩幅畫就完成了。墨玄和澹臺遠擱筆的時候,皇普睿白果似的眼睛一翻,他用肯定的語氣說:“還是澹臺先生的畫技高上一籌呀!”
    墨玄聽皇普睿貶低自己的畫作,他一拍桌子叫道:“皇普莊主,您講我的畫技不如澹臺遠,請道出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您要是‘瞎’說,可別怪墨某人不客氣!”

    皇普睿說道:“你們二位畫的都是‘雨’畫,可是在持筆作畫的時候,落墨的聲音卻優劣不同!”
    春雨應該綿密,可是墨玄在畫雨絲的時候,卻是墨落如石,稍顯微重,雨絲畫到一半,墨玄還因體力不濟的緣故,停了一小會兒,這樣畫出的雨絲豈不是前后不一,意境全變嗎?
    而澹臺遠畫的秋雨卻完全不同,他用蒼涼的墨點,一口氣便將秋雨畫畢,可見澹臺遠畫畫的技法,絕對比墨玄高出一籌!
    墨玄面對皇普睿高人一籌的點評,他立刻啞口無言,只得垂頭喪氣地歸座,吃罷了壽宴后,他和高老板兩個人就灰溜溜地離開了。劉知府興奮地拉著澹臺遠的一只手,說:“澹臺先生,我來此地任府臺,總想請高人給我畫一幅《閩江圖》,您一定要幫我完成這個心愿!”
    澹臺遠最擅長畫的就是煙雨湖波、江河浩瀚。他聽罷劉府臺求畫的要求,當即慨然應允。
    澹臺遠略事休息,就來到了皇普睿的書房中,他舉筆舔墨,筆勢吞吐,半個時辰后,一幅三丈長的青宣上,就出現了一幅曲折奔騰的《閩江圖》。
    三、秘密
    劉府臺厚賞了澹臺遠,然后親自將他和錢老板送出了荷香山莊。劉府臺回到了皇普睿的書房,他低聲問:“皇普先生,您聽到澹臺遠運筆作畫,畫筆在《閩江圖》上停頓的地方了嗎?”
    皇普睿摸索著走到了《閩江圖》前,他用手往畫上一點道:“停頓之處,就在此地!”
    澹臺遠原是閩江府人氏,他的老師就是本地最有名的畫家風子清。四年前,當時的趙府臺將閩江府的全部稅銀八萬兩裝在了兩只大鐵箱中,然后派官船載著大鐵箱,直奔京城而去。
    風子清和當年的趙府臺關系很好,他正好要到京城辦事,便領著徒弟澹臺遠一起坐著官船,直奔京城。可是船行閩江,遭遇水盜,滿船的人只逃了澹臺遠一個,剩下的人,全都被大水盜仇九殺死了。
    澹臺遠身上被蒙面的水盜砍了三刀,他負傷潛水,泅到下游,幸被一名漁夫所救……趙府臺隨后開始查賊拿盜,可是沒過多久,他就被水盜頭子仇九在睡夢中取走了腦袋。
    劉府臺奉朝廷之命來到閩江府,隨后領兵開始不遺余力地剿捕仇九,一個月前的時候,仇九等一干水盜被官兵困在閩江的一個江汊中,一場邀戰后,仇九等人因不肯投降,最后紛紛拔刀自殺。劉府臺只抓到了一個身受重傷的仇九的心腹。這個水匪告訴劉府臺,仇九當時劫銀殺人后,他隨后便將那兩大鐵箱子官銀沉到殺人地點的閩江之中!(原作者:翡翠)這個水匪還沒等告訴劉府臺那筆官銀的沉江之處,便因為傷重,他腦袋一歪,咽氣身亡了。

    閩江長有百里,若想打撈,必須確定鐵箱沉江的具體位置。劉府臺正在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消息傳到了他的耳朵里——澹臺遠經過努力,已經成為了京城的名畫師。
    劉府臺做夢都想將那筆數額巨大的銀兩據為己有,他就和皇普睿借著壽宴定計,串通錢老板以獻畫為名,將澹臺遠騙到了閩江府。
    將澹臺遠騙到閩江府只是手段,哄他畫《閩江圖》才是目的。澹臺遠四年前被仇九砍傷落江,他當時并沒有昏迷,借著月色,他永遠記住了自己落江之處。
    澹臺遠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活人,當他畫《閩江圖》的時候,畫到自己當年中刀落江之處,他一定會憶起那段血腥的往事……皇普睿憑著異常靈敏的耳朵,絕對可以聽出澹臺遠的猶豫之筆,而當年風子清的遇害之處,就是水盜仇九的沉銀所在。
    劉府臺看罷了皇普睿指引的地方,他吸了一口冷氣說:“鐵馬渡!”鐵馬渡可是閩江之上水流最為湍急的地方。看來仇九將沉銀之處選在這里,確實是費了一番心思。
    劉府臺的侄子劉猛目前在閩江上做河管,劉府臺就將尋找鐵箱子的事情秘密交給了劉猛,果然七天之后,劉猛領人就將鐵箱子撈了出來,并偷偷地用馬車送到了郊外的土地廟。
    當天晚上,皇普睿和劉府臺一起來到了郊外的土地廟,打開破舊的廟門,劉府臺看到劉猛手持單刀,正領著幾個人站在箱子旁。昔日裝官銀的大鐵箱子,因為落水時間太久,上面已經出現了好幾個銹洞,劉知府一擺手,劉猛舉起手中的利刃,只聽“咔咔”兩聲,銹跡斑斑的鐵鎖就落在地上,箱子蓋也被打開了。果然箱子里面,全都是一錠錠的官銀,雖然這些銀子上面還掛著青苔水漬,但這八萬兩白銀,真的夠土地廟中的這些人揮霍一輩子的了。
    劉府臺激動地沖上前去,他伸出雙手,貪婪地撫摸著“叮叮”作響的銀錠,皇普睿卻警覺地道:“不對,這不是銀錠子的聲音!”
    劉府臺打了一個哆嗦,他將一塊銀錠丟在了地上,對劉猛說:“砍開它!”
    劉猛揮刀“咔嚓”一聲,砍開了銀錠子,這銀錠子里面竟是鉛塊,外面的顏色竟是鍍上去的白錫。
    劉府臺氣得大叫道:“給我將鐵箱子推翻,我倒要看看里面都是一些什么東西?”
    劉猛領著幾個手下上前“嘩啦”一聲,便將鐵箱子給推了一個底朝天。除了箱子上面的一層假銀子,里面碼放的竟是一層層的爛木頭,皇普睿還沒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聽劉府臺和劉猛等人嚇得“嗷”地一聲怪叫,撒腿直奔廟外跑了過去。
    鐵箱子因為朽爛露洞的緣故,那堆爛木頭中間,竟生活著大量手指長短的閩江水蛭,這些碩大的水蛭不僅有毒,而且一旦嚙破了人身上的皮膚,會隨著人身上的血液,一直爬到人的心臟,水蛭將人心臟嚙破,那個人就會吐血身亡了。皇普睿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他一把抓住了逃經自己身邊的劉府臺,兩個人你拉我逃,最后“撲通”一聲,倒在了遍地蠕動著的水蛭堆中……土地廟中,立刻響起了人的慘叫之聲……趙府臺其實早就已經將八萬兩官銀揮霍一空了,他為了補上這個巨大的虧空,便用兩個鐵箱子裝滿了假銀子,他還故意放出消息,引水盜仇九來劫,仇九打開鐵箱后,這才知道上當,他便不懷好意地將兩只假官銀箱全都丟到了滾滾的閩江之中。
    仇九夜入府衙,逼問趙府臺稅銀的下落,當他知道那些銀子都被貪官揮霍后,當即手起刀落,殺了趙府臺……皇普睿在土地廟中,他那一雙神耳,雖然聽出了銀子的真假,但他卻沒有聽到鐵箱子里水蛭蠕動的聲音,他顯然也是被貪心迷了神志,當水蛭鉆進他和劉府臺身體的時候,相信兩個人都會有一番與眾不同的感受,可是那感受是什么,卻沒有人知道了……

上一篇:徐秀才當官

下一篇:青蛙告狀

標題:神耳聽畫
地址:http://www.mhklc.live/minjiangushi/minjian/29074.html
聲明:神耳聽畫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福建时时彩讨论群
福建时时彩诀窍微信群 福建时时彩诈骗团伙立规定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助手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建时时彩赌博 福建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官方网 福建时时彩平台 福建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户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福建时时彩诀窍公式 福建时时彩现场直播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下载不联网免费单机麻将 七乐彩中奖规则 大学生社团赚钱 25选5开奖cp119官网 千炮捕鱼有什么技巧 利用美女视频赚钱 琼粤彩票网 广西11选5最高多少期 海南麻将什么是翻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版 快递代理点只派件赚钱吗 山西11选5今天预测号码 谁有极速飞艇计划 000039股票分析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带连线